— 燕誉 —

法加带魁北·心念所及

生日快乐马蒂

压着时差的生贺


BGM:Goose house的ごはんを食べよう(引用了好多这里面的句子,文也是因此而写,很温暖的一首歌)

注:Quebec名字私设为Forde·Williams  【Quebec是印第安语的峡湾,forde是英文的峡湾,同时是人名(当然是搜的)英{福德}法{福尔德}】

 

在广袤土地上,峡湾的小小一隅,有着金色卷发和蓝紫色虹膜的男人拉着行李箱敲了敲一扇小小的木门。

一个和男人长得有几分相像只是眸色紫的更深沉的青年拉开了门,向男人微笑点头示意,然后走到一边让出了过道。

男人将箱子放在一旁,然后换下来鞋子与另外两双并排放着,径直向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不出所料,那个孩子在厨房忙活着什么,他一点点悄声走近,然后从后面环住了马修的腰,把下巴搁在马修的肩上。连他的吐息都清晰可闻。

那个男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从近在咫尺的恋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平和的力量。

马修像是知道他会来一样,就像知道他会这样抱着他一样。

马修毫不生疏的收拾着手中的东西,身形却稳稳地,看着略显瘦削却有力的的肩,波诺弗瓦突然意识到这个温和的孩子已经长得甚至比自己还高了。

长久的别离之后短暂的恋人之间的温存过后,弗朗西斯松开了环着马修腰的手,挽起了袖子,洗了手之后,在心灵契合的无言之中也开始帮着马修准备晚餐。

远远站着望向厨房方向的福尔德·威廉姆斯看着两个性子温和的人无言的却满溢而出爱意,

撇了撇嘴角。

 

在一切准备完毕后,弗朗西斯轻轻地将最后一个盘子放在桌子上,陶瓷的盘子与桌面轻轻磕碰发出清脆灵动的响声,弗朗西斯笑着对马修眨了眨眼,马修轻轻地回以微笑和满目的柔和爱意。

轻轻用叉子插起一小块食物,放到嘴里细细品尝,哪怕是最平常的饭菜也给屡尝珍馐的味蕾微暖的感受。

“很好吃呢,马蒂(先生)做的饭。”两个同样以鸢尾为国/省花的人异口同声,而后相视一笑。

“什么时候再在一起吃饭吧。”

不知谁用温和的口吻说。

 

哪怕因为奔忙无法相见,哪怕相隔千里,

如果能回到我们每个人都保有的那个地方的话,

还能让时光从那个时候延续的吧……?            

 

曾经拥有的无可替代的东西,又于旧地重返心头。

 

 

华灯初上的时分,平日里沉寂的房屋总算热闹了一点,福尔德看着餐桌对面并肩而坐的两个偶尔用法语(——他最擅长的语言)低声交谈的人,低着头吃着饭,嘴角不可抑制的弯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如此温暖的饭菜也好

——如此温暖的笑容也好

——如此迅速地在身畔浮现

——虽然什么都没有必要说
——即便是“很好吃呢”这样的一句话

因为牵连彼此的爱就在其中
心念所及

——爱就在其中

——爱在这之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