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杏花罐子 —

唔······杰西卡生贺短打(一直没有写过生贺诶……)这对几乎是全职最喜欢的了

有私设

普通设定的王肖王日常

 

昨天肖时钦和王杰希跑了好远去买了点烘焙材料。

起因就是王先生每天都粘着肖先生想要吃慕斯。而肖先生打开冰箱,发现最后一盒奶油被王先生机智的在保质期之前打着吃完了。“奶油罐子这是么······?”肖先生如是想。

于是肖时钦拖着王杰希这个懒散的奶油罐子出了门。

“买吉利丁还是琼脂呢?吉利丁没什么可挑的,不过还有粉和片。琼脂要透明才好······”王先生念叨了一路。

然而到了店里却被店家告知现在不买琼脂。于是两人理所当然的买了被压成菱格状的吉利丁片。

当然这中间还有个小插曲。

王杰希在不大的店里晃悠来晃悠去,然后一眼瞄中了一直很想要的西米。高兴的拿给肖时钦看。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肖时钦就有些头痛了。王杰希早就给他说过想要买西米做甜品一事。鉴于百度百科上说西米不适宜糖尿病人食用,再想想王杰希可能有家族遗传的糖尿病,已经这人平时毫无自觉的甜品摄入量······

难得的白了他一眼。

王杰希式委屈。

 

 

然后就有了今天的慕斯制作。

肖时钦以太久不做为由开始拿手机查做法,王杰希就无聊的在旁边看。看来看去差点没把肖时钦看出花来。

过了一会儿,看着戴着眼镜一脸认真地肖时钦“时钦……钦钦……”

“?”肖时钦抬头看他。

“我觉得我右眼度数又深了……”可怜状 。

肖时钦愣了一下,摘下自己的眼镜示意他。

王杰希呆愣的戴上了度数极高的眼镜。

“啊……不行……头晕,我还是觉得左眼视力好很重要。”虽然右眼4.5往下,左眼5.0一点也不妨碍看东西的王杰希无意识的对重度近视患者小事情同学造成了一万点打击。

“那就把我的眼镜还回来。”肖时钦冷漠脸。毕竟现在他“看不清”。

“好好好……我们肖大人……”说着王杰希摘下眼镜给乖宝宝肖时钦戴好好,顺便偷香一个。

而我们的小事情呢,迅速的予以反击,将王同学头发揉成了鸟窝。

然后脸红成了熟透的虾。

 

等肖时钦把戚风蛋糕的底烤好的时候,脸早就不红了。

然后当王杰希看着肖时钦端着烤好的纸杯蛋糕搁到桌子上,然后拿了与他体积极不相符的超大号杯子——王杰希更愿意说那是个 碗。毕竟谁家的杯子能有600ml——当然,在万能的某宝,这还是最小号。

肖时钦翻出刚买不久还没有开封的茉莉花茶,撕开包装,抓了一点放进去,然后倒上了开后又放了一会的水,当然不是最适合沏茶用的水,温度也不一定合适,就连取茶的手法也与真正的茶人差上十万八千里,茶具只是某宝上十来块钱的容量巨大的杯子,没有书画,没有焚香,没有桌旗,没有书上说的一切条条框框——然而这就是生活。

哪一次材料不对做出来的形状不好看,哪一次加的茶叶过多尝起来苦涩,哪一次发酵的过了头吃起来发酸……

充满了失败,也充满了欢乐,比如此时。

王杰希看着肖时钦“抱着”他那个容量巨大的碗,温吞的一口一口喝茶,笑的前仰后合。

等他终于笑够了,“诶,我说,慕斯呢?”

肖时钦一边喝茶,一边拿着手机 看做法,瞄都没瞄他一眼。

“一会儿再做,先晾凉戚风脱了模再说。”

得到答复的王杰希同学正大光明地偷了肖时钦的碗,喝满是花味儿的茶水。

肖时钦做慕斯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去围观。

只见肖时钦熟稔的将吉利丁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放在凉水里泡软了,然后微波炉叮了一点牛奶,捞出来吉利丁沥干水放进去搅拌。

“其实不需要太热,温温的把它化了就好了。”

其实还有话没有说,但他相信王杰希都能懂。

爱情不需要热的咕嘟咕嘟冒泡,但需要细水长流,就像一株树,熬过几千个日夜只等它开花结果。

就像茶,不同的茶有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性子,也要由不同的茶具来配,不同的茶点同食。

甚至就像水——总是深潭再宽广,不是想依偎的依旧不想相伴。

……

肖时钦做好慕斯糊,将戚风蛋糕切了片,一层蛋糕片一层慕斯糊的放好,盖了保鲜膜放进冰箱。

 

等到蛋糕彻底做好,肖时钦系着围裙,从冰箱里将蛋糕拿出来,脱了模,端到王杰希面前。

 

“生日快乐。”

 

——————————————————————

还要借着慕斯剩下的奶油去做雪媚娘,真的不想粘手了……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