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杏花罐子 —

天醒【久齐】弥生月小记

群里联文第一棒。
cp久齐【其实无差】
有私设。
作为不用去提取关键词的第一棒,莫名有点方。【好担心会给下一个人留难题啊啊啊啊( Ĭ ^ Ĭ )】
弥生月:三月
卯月:四月
行文思路就是撒糖,撒糖,和撒糖。(时间线成迷)
有注释在最后。
天权!有那——么好(〃ω〃)

陈久对阳光成瘾,这一点靳齐知道的格外清楚,连不少天权门人都知道,可连着几个月了,天权星陈久除了贪恋日光,更是夜夜站在峰顶观星台北端的小高台上,远远向瑶光峰山门那处望去,一直望到比松溪镇更远的地方去。
“蠢徒儿,最好不是把自己弄丢了才好。”
不过天有北斗,野有四季,有这斗柄所指。
“斗柄指东,天下皆春。”
所以知君路不迷。
知君路不迷。

靳齐正倚在客栈的窗边,撑起了支摘窗。满天星光下,足可以将烛火辉煌的夜晚映出半分,可偏偏盯着天上璀璨星辰出神。
北斗七星中最暗淡的一颗,北斗七峰中最矮的一峰,偏偏盛进了满心喜爱,而后一切都与众不同。
自己出门游历……老师应该会对天权峰负责一点吧,不知道太阳落山之后是否又闷闷不乐了,不知道会不会去偷瑶光峰的兔子吃,不知道老师……
他仰头看了好久星空,终于揉着酸痛的脖子沉下心坐在桌前,对着烛火开始整理这一天所获。
计划了明日行程,准备熄灯入睡的时候,偏偏目光一转看到用纸仔细按照形状包起来的点心,嘴角钩出温暖的弧度。
“回来……学习下这些怎么做出来吧。”靳齐喃喃低语。
好做给老师。
一道指风划过,烛火稍凉,衬了疲倦人的心意,安静的熄灭了。
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想我……

弥生月里,万物新生。

【卯月】

北斗山门
靳齐身着白衣,一头长发随意披下,不是平时一丝不苟的梳起,比北斗门人见惯了的,认真的靳齐多了几分闲云野鹤。
山门处的瑶光门人看见靳齐也毫不惊讶,他是留了回来的大致日期在御门院的。
随意与瑶光峰门人交谈了几句,靳齐拿起检查过的细碎物件,径直向天权峰方向走去。

走上天权峰那早刻印在心上的路,看着天权峰那几分景致和几分烟火,含笑和路上遇到的门人打招呼,靳齐一路走到了自己的居所。
把从山下带来的东西放好,换上天权峰门人对应的服饰,重新将一头长发仔细挽起。而后带着山外得来的奇怪有趣的故事和用边上印花的纸包起来的点心献宝一样送去给老师。

“尝出来了?”靳齐问。
“求肥练切馅儿的。”陈久说的无比肯定。
求肥真是软糯又是甜的过分了,他怎么会尝不出来,那种缠绵婉转的甜糯,像是融在了练切里,明明是最常见的馅料,却一步步轻轻敲动他心中那架蝴蝶琴*的弦。
琴声琤琤,流水琮琮。

为了应卯月这个时节,靳齐也动手试着做一点点精巧细腻的点心。白练切和山药混合,自是细腻的东西,一点点着色晕色,做出小巧的花来,而后仔细包好了送给了陈久。
山药练切的白,是他的心意的真挚。
着色时晕染的粉,是他心意的婉转。
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
怎么可能。

“我得病了。”未敢直视陈久,靳齐偏过头,这样对陈久说。
“嗯?什么病?让我瞧瞧。”陈久抓住靳齐的手腕,食指压上了关,用的是不轻不重的力道。*
是平脉啊……陈久皱了皱眉。
“大致……是要用老师作君,几分爱作臣,天权峰的四处风景作佐……”靳齐说着这话的时候,陈久分明察觉到指尖所触那脉搏快了几分。端庄如玉的面庞更是染上了薄红。
“我懂了。”陈久轻轻把靳齐的头转向自己,仰头轻吻了一下靳齐因为紧张不断颤动的眼睑。
“相思病么……这样的使你可还喜欢?”
靳齐睁眼,惊讶地看向陈久。
陈久一脸恨铁不成钢:“真是个蠢徒儿。”


靳齐回来以后,陈久便又是那副懒散模样,把很多事甩给了自家首徒。靳齐又进入了原来的忙碌状态。处理完事情,发觉陈久不在天权峰上,问询了其他门人才知道陈久去了七星楼。
靳齐走到七星楼下时,正逢七星聚结束,陈久倚栏望去,恰巧撞上靳齐温润的目光。

他……一身白衣,束发为冠,目光澄明,却像陷进了暖流中。
靳齐就这样站在七星楼下,仰头看着陈久。
脸上粘上了求肥一般的笑容。
至于眼睛,灿若星辰。
那是陈久见过的,最好看的星辰。

时日就这样过着。
长是靳齐在天权峰上劳碌着,有时随侍老师身边,陪着陈久享受那温暖的阳光,看着陈久幽怨的送走最后一缕阳光。

残芳荏苒双飞蝶,晓睡朦胧百啭莺。

靳齐砍了竹子来,劈成一条一条的,趁着青翠的竹水分未干,一条条掰的弯了,做出灯笼框架来,又是拿了纸来糊上。干透了递给陈久笔墨,由老师信笔画上什么。
陈久一脸嫌弃的画完,将灯笼扔给靳齐,靳齐稳稳的接住了,见陈久画下的中药草的模样,讨巧的默下一首别人所作的药名诗。穿上绳子挂在了陈久房前。
晚上了,随便用个得用的异能引燃当中烛火,上面隽秀的题字清晰可见。
“四海无远志,一溪甘遂心。牵牛避洗耳,卧著桂枝阴。”

夜沉沉,露零零,月阴阴。
彳亍漫来,临兰窗下,竟觅知音。
竟觅知音。

注:(用梗用资料太多了……不一一赘述了(其实是懒))把脉大致是三个位置:寸、关、尺
力道不轻不重是判断是不是平脉(健康的脉象)
蝴蝶琴:扬琴
药分君臣佐使。其中君是最重要的呦!
结尾夜沉沉一段是古琴曲《猗兰》歌词
“四海无远志”一句是黄庭坚所做《荆州即事药名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