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杏花罐子 —

【极东姐妹】双螺 · 芜城 壹

桜一点一点缓声走进,隔了那株开的艳丽的杏花看她。

燕今天拢了一件淡紫唐锦做面儿的披风,上边连的帽上,坠上了几指宽的樱色绸子做边儿。流光闪烁,光影飞舞,隐隐看到绣上的五瓣儿杏花。拢上兜帽,青黑的刘海本就遮住了小巧精致的额头,如今却只露个小巧的下巴出来。只是信手拈了一枝瘦的嶙峋的杏花,眉眼间目光浓淡,唇边弯弯的噙着一洼笑意。然后满腔的痛苦无奈都换成了柔软温和的爱意。桜一点一点走到燕背后,伸出手遮住了她的眼。

“桜,我知道是你。”然后本田桜听到娇俏可人的声音。

桜离燕很近了,她把头轻轻贴到燕的兜帽上,听到这软软糯糯的声音觉得心上被燕子的羽毛刮了一下子。于是桜转到燕身前,一手撩起她额上细密的刘海,轻轻吻了上去。

缠绵的爱意在两人之间流淌。

桜取下她手上的花枝,张开双臂抱住了燕。燕被桜锢在怀里温柔婉约的笑了笑,闭上眼睛,含笑嗅着桜身上让她安心的气息。

良久,本田桜才放开了燕,燕把眼撇到一边去,娇嗔说道:“既然来了,你还不去把这一身碍眼的换下。”

本田桜笑了,转身进了屋,把一身利落的简便衣装卸下,换了一身轻软的便服走过来,看到燕正趴在树旁的石桌上昏昏欲睡,浅浅的杏花瓣落在逶迤的衣衫上,是灵秀,又无瑕的景色。

见桜走近,燕微微睁大了迷蒙的双眼,挣扎着站起来,被桜无奈的伸手揽住。桜将她的唇贴近她的,敲开燕的齿关,轻轻卷燕的牙龈,尝到了淡淡醇厚的酒味儿和杏花那一丝丝甜意。她退出来,又轻轻啄了啄燕小巧的菱唇,把燕打横抱起,进了屋门,拨帘走到燕那架雕花拔步床前,把昏昏沉沉的燕轻轻放到床上,给她拔了长长的披风,褪下她脚下那双绣花鞋,给燕盖好被子,然后听到燕的喃喃低语:“桜,我想你了......”桜俯下身来,在她耳边用气音说道:“我也想你了。”燕也不知道是听到没听到,总归嘴角弯弯的笑了。

本田桜起身检查了一遍衣饰,起身向前院走去。

行至花厅之前,本田桜远远看见花厅里负手而立的王耀。

他没有挽发,一头长发随意披散下来,却没有一点儿风流浪荡子的味道。背影像是雕塑,却比雕塑更坚硬肃穆。

王耀听见她走近,淡淡的开口:“你来了啊。”

本田桜无言,从袖袋中掏出一封信,面无表情的递给王耀。她抬眼看着王耀,看着他乌黑幽深的眸子,哪怕是历经白云苍狗也毫无波动的深潭。本田桜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她无权处理兄长与王耀的那一点模糊隐秘的关系,自她隐隐察觉到开始,她就知道了,天道时情,不会给这两个人留下一丝余地。他们两个所有的事情,只有他们两个才能断。

本田桜躬了躬身,就要离开这个沉闷的花厅。

王耀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带着微微的颤音:“我不在了的话,请你好好照顾燕子。”

本田桜脚步顿了顿,却因为王耀背身负手而立而看不到他脸上悲苦无奈的神情。

“那可是我唯一的妹妹啊......”王耀叹道。

本田桜哑口,却极快的走了出去,裙袂生风。

王耀无奈的叹息,拆开了那封信,从信里落出一条长长的浅绿色纸卷成的细卷儿,王耀挼着长长的一条纸,把信展开来,神情恍惚的看着信上婉转如游蛇的字符中夹杂着的方方正正的字,看着看着言之无物的信,手突然攥住,把长长的菖蒲揉成了一团,眼泪静静顺着眼眶划下,溅到信上,模糊了字迹。

“本田菊......”

正是那人的落款。

他喝醉了倚在王耀的肩上,脸上像傅上了薄薄一层胭脂,短发遮住了他黝黑的眼睛,他说着什么话,有见到的有意思的事情,有偶然收到的茶叶,或是说着眼前的人,桂花树前圆月之下的默默情思。

王耀全都不能记得了。

可是分明的,用木盘盛上一壶酒,对月而酌的日子还刻在脑子里。

他却把那些欢乐和回忆全都用刀子一点一点的从时间的木板上刮去。哪怕握刀握的手疼,十指的像被针扎了多少个小眼儿那样疼着。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月圆之夜了,现在的生分全都在这信上一笔一笔的透出来了。

现在还能说什么呢?

本田菊不再做的事,他自然也不会再做。

年少相逢,引为至交,就此断了也好,他从此不会牵扯到与他有关的任何事。

还好,他还有他的妹妹,他玲珑剔透的妹妹。

他当做掌上明珠护着的妹妹,他秀气灵巧的妹妹。

燕醒来时,日色已经昏的看不细致。她跳下床,趿拉着鞋往外走,正遇上端着一碗粥走进来的桜。

“别往外面走了,还冷着呢。”

燕嘟嘟嘴,乖觉的在圆桌旁坐下,等桜将饭菜端齐了才和桜一起吃了这久违的一次饭。

饭毕,燕倚在软榻上,两只眼睛清澈的看着桜:

“这次来能呆多久。”

桜沉默,继而说道:“也就几天吧。”然后她看见心爱的人儿脸上的光芒黯淡下去了。

“那你还来?让我空欢喜一场。”燕佯怒道。

“不会的,”桜搂住燕“我在这儿呢,你可以一直开心着,就把一切讲与杏花听,杏花听了,就会把你的话告诉我了。”

“这样我不管是在奉天,还是北平,或是其他的什么地方,我就可以知道你的话了。”

“别逗我,我知道的,花儿不能送信的。”燕说。

“可是我的心能啊,我把我的心放在你这儿了,你可要记得去什么地方都要带着她,可不要把她弄丢了。”桜吻了吻燕的额头。

燕歪歪头,思索了一会儿,“那我把大雁小鱼儿和叶子的任务交给你的心了。一定要把我的回信给我。”








---------------tbc--------------

我还是改不了短小的毛病,一章两千左右最多了,再多凑不了字数了。

情节太紧凑了,总觉得进展太快,我还不习惯在剧情中间打分隔符。

我为百合增砖添瓦。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