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誉 —

夏之果

写一些夏天可爱的果子们。

今夏楼下的果子长势都特别好。

有着斑驳的,赭石与青绿色交杂的石榴沉甸甸的缀了一树,同样压弯了枝条的柿子大体是方方正正的,青青的皮上傅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可是这个季节是没有霜的。

忍不住想到那句:

满开枝垂樱花树

而今年我恰好也是见了满开而枝垂的樱花,当然除了她还有。

今年春天的花儿都特别怜惜诸如我这样的赏花人,开得极其艳丽繁多。

今夏的果子也是。

从高高的白墙走过来,稍稍走上几步,便可以看到高墙上斜铺的用以排水的红砖上因丰饶的雨水长得绿茸茸的青苔,转个弯的话,是有一个葡萄架的。

葡萄架是竹子做的,刚开始搭建的时候,竹子仍是翠绿的,经了这一季,已变成了古朴又沉静的土黄色。葡萄树是倚着墙长得,树干深褐,接近大地,上面长了些许白色的菌类。葡萄藤则是青绿,遮掩缠绕之间隐约可见的是一串青得发着烟紫色的葡萄。墙呢?墙是绿色,红色,白色,灰色的,绿色的同样是在斜斜的红砖上长的青苔,灰色是墙根刷的漆,原本其余都漆上了白色,但是岁月知人,侵蚀掉了些漆,成了更可喜的模样。

想想那样的景色,白色,红色,灰色斑驳的墙,砖上绿色的青苔,绿中透着烟紫的葡萄,葡萄上覆的绿叶,褐色的树,土黄的的竹架。

就是夏天的一首风物诗。

当然青苔也不止一种色调,行道上有窥得与抹茶颜色无二的青苔,也有绿的同树叶一般的,不过无论哪种都要细心呵护,就像那一句蓝色鸢尾花的花语:

美,易碎且易逝。


这些可怜的景物,也可怜。

*注第一个可怜是可爱的意思,第二个是可以怜惜之意。




评论